看到天帝、燃燈的舉動,李二‘嘖’、‘嘖’了幾聲,眼神輕蔑的笑,道:“這是爭不過,就改用搶了?”

轟!

他也不怵兩人。

‘內天地’,瞬間凝實。

爆發出萬道霞光,近千座袖珍的【城池】,落到他身後,彙聚的‘大道’更是不計其數。

就連壁壘,也化作了一道天埑,肉眼可見的攔在了眾人前麵。

隨著‘內天地’的凝實,他這個人皇的氣勢也開始瘋狂暴漲起來。

三息不到,就從半聖境巔峰,跨入到了真正的‘聖人’之境。

此刻的李二。

一舉一動,都蘊含著煌煌天威。

“這…就聖人境了?”葉修怔了怔,一臉咋舌的望著李二嘀咕道。

“天地晉升後,他入‘證道’境也是理所當然。”南宮靜小聲的解釋了一句後,抬手就將【八尺鎮獸塔】祭出來,擋在葉修身前。

冷眼望著不遠處的燃燈。

好歹也是合脈境,以她的實力,自然不難察覺這個‘禿驢’身上的殺意。

“一個聖境而已,又有何懼?”燃燈‘哼’了一聲,目光如電,氣勢同樣在攀升,僧袍更是無風自動,眉心處的‘卍’字佛文,更是瞬間變得璀璨起來。

砰、砰…

不光是它。

‘天帝’身上,一條紫色的魂鏈。

也在寸寸龜裂。

氣息也隨之暴漲到了‘證道’境巔峰,帝威更重了。

這纔是天界之主該有的樣子。

看到這兩個大佬都要動手了,【仙庭】、【靈山】的諸人也開始蠢蠢欲動起來。

霎那間,劍拔弩張。

大戰,一觸即發!

“……”

【沙丘國】這邊。

站在不遠處的‘沙勇’,看到三方的人,就要為銅鼎打起來,全然忘記了它之前交代的【聖旨】的事,一張臉頓時就黑了,拳頭攥得‘咯’、‘咯’直響。

似乎在強忍著殺意。

隻不過,眼中還是浮現出了凶戾之色,跟在它身後的青年,也很不岔,麵露猙獰的望著這三個巨擘,

咬牙切齒的罵咧,道:“父皇,現在怎麼辦?我們大費周章的,不惜暴露出‘遺蹟’的秘密,

將這些人引過來,誰知它們竟然將【聖旨】的事忘得一乾二淨,實在是可惡。”

“要不然,將它們抓起來?”

一個模樣跟沙勇,有八、九分相似的少女,道:“等‘祭壇’再次開啟的時候,就將它們趕進去,不把【聖旨】拿出來,就全部宰了。”

“小妹的辦法不錯。”青年點點頭,一臉讚同。

‘沙勇’冇吭聲。

它在遲疑,若是現在就動手,對上【聖唐】、【仙庭】跟【靈山】又幾分勝算。

這些人畢竟不是軟柿子。

現在的【沙丘國】,有【聖旨】壓製…

就在‘沙勇’準備,先聯手李二,將【仙庭】跟【靈山】全部拿下再說的時候。

蓄謀已久的葉修,直接跳了出來,站在李二身旁悻悻然的,道:“陛下,【仙庭】是朋友。”

啥玩意?

朋友…

李二臉上的神情一滯,懵逼的望著他。

差點連‘內天地’都潰散了。

而天帝跟燃燈,則是一頭“?”號的望了過來。

隻有楊戩,心中那種不好的預感,越來越強烈了,動了動嘴唇,想要提醒這兩位大佬彆上當,卻又無從開口。

畢竟,葉修都還冇說話,自己就迫不及待的解釋,難免會讓人覺得是此地無銀三百兩。

果不其然,就在它暗中揣測,葉修又要玩什麼幺蛾子的時候,後者不負眾望的開口了。

隻見他拿出一份【聖旨】,對著天帝躬身一禮後,滿臉感激的,道:“這一次,要不是楊二哥暗中援手、幫襯,我也搶不到四個‘銅鼎’,

小弟無以為敬,這張【聖旨】,就當是感謝楊二哥的照拂之恩吧。”

“至於傳訊之情,等回了【長安城】之後,小弟保證,陛下一定會另有重謝。”葉修一臉認真的道。

楊戩傻眼了。

什麼援手?

什麼傳訊…

本君怎麼聽不懂。

聽到葉修這一番言辭懇切的話,天帝、燃燈兩人都怒目相向的望了過去。

【靈山】的眾人。

更是不動聲色的,跟【仙庭】保持了距離。

這小子,要坑【仙庭】?

唰!

李二瞬間明悟,立馬就配合起來:“二郎真君放心,答應【仙庭】的事朕絕不會食言。”

“楊戩,他答應你什麼了?”天帝勃然大怒,雙眼通紅的嘶吼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…”楊戩張了張嘴,要多懵逼就有多懵逼,甚至還有些委屈。

即便心裡清楚,對方是在汙衊自己,挑撥【仙庭】跟【靈山】的關係。

可手上的【聖旨】卻是實打實的好東西啊。

拿到手,就能掣肘【沙丘國】,讓它們效忠了。

這東西的重要程度,已經可以跟一尊‘銅鼎’媲美了吧,以它的腦子,實在想不通,【聖唐】這麼做到底圖什麼?

就為了挑撥它們跟【靈山】的關係。

不惜送出【聖旨】…

“嗬嗬,好一個天帝,本座還覺得奇怪,這些【聖唐】的人,是如何知道遺蹟訊息的。”燃燈怒極反笑,雙眼死死的瞪著【仙庭】的眾人。

那個‘卍’字的佛文。

也變得越加的璀璨起來。

“大佛聖,這…真的是誤會。”天帝緊皺起眉頭,口乾舌燥的道。

“什麼誤會?說來本座聽聽看。”燃燈冷笑。

“楊戩,你自己說。”天帝怒聲道。

“我……”楊戩一臉窘迫,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。

【聖旨】就在它的手上,說對方陷害它,這話說出來它自己都不會相信。

隻能硬著頭皮,道:“還請天帝、佛聖明鑒,我可以發誓,絕對冇有跟【聖唐】的人勾結。”

就在這時,‘金蟬子’也趁火打劫,道:“原來如此,難怪我進去之後,就處處受挫。”

“金蟬子,我放你n的屁。”楊戩猙獰道。

“若是冇有勾結,為何不跟我一起,將人族拿下?反倒還讓他們占了這麼大的便宜,嗬,冇猜錯的話,那四個銅鼎,應該有你一份吧。”金蟬子陰森森的笑道。

楊戩:“……”

它現在,百口莫辯。

看到【仙庭】跟【靈山】的人,就快要撕破臉皮了。

李二這才慢吞吞的,道:“天帝,事已至此,就不用再跟它虛與委蛇了吧。”

“??”

天帝怒了,雙眼通紅的吼,道:“姓‘李’的,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。”